第1664章:沒給錢?


類別:玄幻魔法 作者:做夢無罪 本章:第1664章:沒給錢?

    第1664章:沒給錢?

    “明天你們等信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不打擾您了,您這一天也挺忙的,我回去跟他們把這事說一下,收拾收拾行李啥的……”說完我抓起銀行卡就準備往外走,我現在一分鐘都不想在這待了,就怕劉永反悔把銀行卡免費連載小説閲讀c.kane.

    “哈哈,走吧……”劉永沖我擺了擺手。

    就在我快走到門口的時候,我回頭沖著劉永呲牙笑道:“對了,你這煙挺好chou的,不呲嗓子,還有沒有?給我整一條,我給我朋友帶回去嘗嘗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上我這訛人來了是不?”

    “哎呀,馬上我就是你的特派員了,出門在外的也得揣盒好煙是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哈,你這張嘴啊,能養活不少人我告訴你……”劉永笑著從chou屜里那出一條冬蟲夏c給我扔了過來。

    “拜拜啦,劉老板!”

    我把煙夾在胳膊下,心情非常不錯滴走出了劉永的辦公室。

    我出了辦公室后轉身就去了銀行,取了六萬塊錢,因為到現在老車的車還沒贖回來,所以我我想先把這錢還給老車。

    回到小蜜蜂ktv后,我把孟亮劉瑞元元還有楊松叫到了一起,然后把今天跟劉永的談話內容,大致的跟他們講了一遍。

    我們開會討論了一下,最后的結果就是集t同意把這個活接下來。

    首先我們現在確實沒有什么事可以g,也不能天天在這蹭老車段輝他倆,其次這個活雖然有危險但是我們無論能不能找回賬本,都可以把欠劉永的錢換上,萬一要是找回來,我們還能多拿五十萬。

    最主要的是,劉永給我的車馬費,我都收下了,現在反悔好像不太可能。

    晚上八點。

    “把車先贖回來吧……”我靠在老車屋子門口把信封扔給了老車。

    “哪來的?”老車驚訝的看著信封里的錢問道。

    “朋友給的,明天我們可能會出去辦點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啥事?用不用我很段輝幫忙?”老車站起來連忙問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,我們出去幫朋友辦點事,這事不太方便跟你說……你別多想啊……”我想了想還是沒有把實情告訴老車,畢竟劉永找道我們,肯定就是不想太多人知道賬本這件事。

    “那行,你不想說我就不多問了,啥時候回來?”老車也很明白事的沒有繼續問下去。

    “看事情辦的咋樣吧,順利的話應該不會太久……”我想了想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們手里要是沒錢,這錢你們先拿著用……”老車低頭看了看手中信封,猶豫了一下說到。

    “行啦,都窮的賣房賣車了,就別跟我在這裝大款啦……”說完哥瀟灑的走出了老車的屋子,有錢就是爽!

    第二天八點。

    我們j個人跟老車還有段輝簡單的告了個別,然后就出發去百樂門找張哲。

    我們到百樂門后,百樂門還沒開始營業,張哲正跟著一個戴帽子的男子坐在空蕩蕩的大廳里下著五子棋。

    “哎呀,下錯了,我得悔棋……”張哲伸手就要往回拿棋子。

    “這一把棋,你都悔了六次了,能不能要點臉……”戴帽子的男子咬著牙無語的說到。

    “哎呀,這么計較g啥……”張哲還是恬不知恥的拿回了棋子。

    “哲哥,玩著呢啊……”我笑呵呵的走到他倆面前說到。

    “來了昂……等我倆玩完!”張哲笑著跟我們打了招呼,瞇著眼睛,非常緊張的看著棋盤。

    “行,你們玩著,不著急……”我笑了笑回到。

    “哎呀,你怎么下這了啊……你應該下這……”劉瑞看見五子棋后,立馬異常興奮的跑到張哲旁邊指手畫腳的說到。

    “咋地,你也會玩?”張哲笑了笑看著劉瑞問到。

    “這是五子棋,我小學二年級就會了……”劉瑞三分鐘不吹牛b,就渾身渾身難受。

    “你不說話能死不?”我小聲的對著劉瑞罵到。

    “不行,我忍不了,我必須要出手了……你起開,我跟他來一把……”劉瑞看著這倆人下棋,大概能有二十秒,實在忍受不了張哲這個臭棋簍子,一把推開張哲坐了下去。

    我們看見劉瑞推開了張哲,瞬間為他掐了一把汗,不過看到張哲似乎沒怎么生氣,也就松了一口氣,畢竟這么做有點不知深淺,沒有禮數。

    兩分鐘后,劉瑞敗下陣來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五子棋下的不錯,今天有正事,等有空咱倆在好好玩玩……”戴帽子的男子扔下手中的棋子笑呵呵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今天有點不在狀態!等改天我再跟你大戰三百回合……”劉瑞磨磨唧唧的好像因為輸了還挺不滿意。

    “哈哈,來,我給你們介紹一下……”張哲笑了笑,隨后拉過戴帽子的男子說到:“這個是姚寶石,我倆都在劉爺手底下打工,你們喊他小寶哥就成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寶哥,好!”我們j個異口同聲的喊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都坐吧……”小寶哥揮了揮手示意我們坐下。

    我們j個坐下后,小寶哥伸手拿出一個資料夾,扔在了吧臺的桌子上。

    “這里面有力濤的一個朋友的照p以及生活習慣,你們沒事多看看,對你們找他有好處……”道。

    “我們現在應該從哪里下手?”我皺著眉頭問道,因為如果現在讓我們去找賬本,我們就跟無頭蒼蠅一樣,根本一點頭緒沒有。

    小寶哥聽完我的話,伸手從資料夾中抻出一張照p,遞給了我。

    “這個人叫二彪,是包頭的一個小地痞,以前跟力濤混過一段時候,后來出了點事就回老家了,你們可以從他下手,如果你們能找到他,沒準能從他身上找到一點消息,還有這部手機你們拿著……”說話間小寶哥又給掏出一部手機遞給了我。

    “這是啥意思?”我看著手機問道。

    “這個手機是我們以買家的身份跟二彪聯系的,雖然我們不能確認這個人到底是不是真的二彪,但是最起也是一條有用的信息……”小寶哥沉默了一下開口說道。

    “也就是說,你們能給我們提供的信息就這么點?”劉瑞立馬張嘴問道。

    “沒錯……”小寶哥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“那你知道,跟你聯系的這個人在哪嗎?”我快速的問道。

    小寶哥聽到我的話,眉頭一皺,無奈的說道:“他就告訴我,他現在在內蒙古……”

    劉瑞聽到這話,頓時愣住了,隨后破口大罵:“去的吧……這純粹扯犢子……他咋不說他在火星上呢,內蒙古那么大,我們上哪找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萬一這個是假的呢?或則他不在內蒙古呢?”我也撇嘴說道,第一反應就是本能的不信。

    “那你們就白跑一趟……”小寶哥皺著眉頭,撓了撓鼻尖,緩緩說道。

    “艸,這活不泡人呢嗎,連個地址都不告訴我們,我們咋找?”聽到這,楊松立馬就怒了。

    “無論這個人是不是真的二彪,他都應該會再聯系我們,你們可以先去內蒙古,然后等這個短信……只要你們找到二彪,那就肯定能找到力濤……”到。

    “這的,都是大騙子,我以為挺簡單個活呢,沒想到這復雜……”我低頭看著二彪的照p,瞬間有種撒手不g的沖動。

    “你們算是把我救了,我找力濤找了快半年多了,都沒找著……”張哲非常同情的拍了拍我的肩膀說到。

    “這五十萬真不好掙……”一直沒心沒肺的元元這個時候也知道發愁了。

    “你們誰會開車?”小寶哥晃了晃手中車鑰匙問道。

    “我會!”孟亮舉手說到。

    “門口有輛吉普,是給你們準備的,你們開車去包頭,這是車鑰匙……”小寶哥把車鑰匙扔給了孟亮。

    “行了,差不多,你們就出發吧,到了包頭那邊會有人接待你們……”張哲看跟我j代的也都差不多了,就開始攆我們走了。

    “這就走了啊?不整個送行酒啥的嗎?”顯然劉瑞不滿意這個送別儀式。

    “呵呵,沒那多講究……你們早點去早點回來……”小寶哥推了推劉瑞說到。

    “拜拜啦!”我們j個上車后,我伸出腦袋跟張哲還有小寶哥告別。

    “一路順風,有事電話聯系……”張哲揮了揮手喊道。

    五分鐘以后,我們快速上路,目的地內蒙古包頭。

    “你覺得這j個孩子能行嗎?”張哲望著呼嘯而去的吉普問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凈扯淡,j個啥也不明白的小孩,打死我都不信他們能把東西找回來……”小寶哥點了根煙無語的說到。

    “萬一出現奇跡了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就是想把活甩出去,我還不知道你……”

    完就轉身回到了百樂門里面,留下張哲一個人站在馬路邊不知道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h市某高檔小區內。

    于祥正坐在沙發上和一個紅發青年男子在一塊研究呢。

    這個于祥就是我們在百樂門開業那天見到的劉永老對頭h市地產大亨于祥。

    “小偉,那個二彪給你發短信了?”于祥看著那個叫做小偉的青年問道。

    “這b消失過一段時間,最近不知道怎么又主動給我發短信了……”小偉皺著眉頭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能確定他就單獨聯系咱們了嗎?沒有聯系別人?”于祥有點疑h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肯定不單單聯系咱們一家,別人我不知道,但是劉家已經出人了。”到。

    “張哲去了?”于祥抬頭。

    “這回不是張哲,是j個二十多歲的新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這啥意思……整j個新人去?你說會不會是個?”于祥摸著下巴沉思道。

    “有這個可能……”小偉回到。

    “二彪說他在哪?”于祥接著問道。

    “內蒙古,b市。剛才我查了一下,從咱們這到b市,開車得一天時間……”

    “具t的沒有?”

    “他告訴我等短息……”

    “這個二彪無論是真是假,既然劉家動人了,咱們也不能閑著……這個東西如果到咱們手,那h市就只剩咱們于家了……你明白我啥意思吧?”于祥快速說道。

    “好…”小偉點了點頭,然后繼續問道:“我這就帶人去b市一趟……他要價二十萬,用不用把錢帶著?”

    “他這樣的,給他錢他都不知道怎么花……”于祥毫不猶豫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那我明白了…”

    小偉認真的點了點頭,隨后離開。

    半個小時以后,小偉找到了三個人,開車直奔內蒙古b市。

    高速上。

    “同舟嘛共濟海讓路……”

    “號子嘛一喊靠邊……”

    劉瑞跟楊松上車后異常興奮,倆個人嘴對著嘴的開始了這段情歌對唱。

    “你倆能不能換首歌,就這一句話,你倆唱了一個小時了……”元元坐在他倆中間整個人都崩潰了。

    “亮子,咱們還有多長時間到b市啊?”我一邊捅咕著車上的導航儀一邊問道。

    “估計得明天……”孟亮無語的說到。

    “我艸,這么遠呢啊……”楊松一聽這話,立馬不唱歌了,長個大嘴喊道。

    “張哲不說不遠嘛……”元元幽幽的說到。

    “c的,劉家沒一個好人,一句正經話沒有……”劉瑞咬著牙罵道。

    “不能讓孟亮自己開……一會你累了記得還我,咱倆換著開……”我看著孟亮說到。

    “行!”孟亮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“亮子,你能不能停下車,我想下車,我不去了……太遠了,這錢太難掙了……”楊松哭喪著臉喊道。

    “這是高速,咋停車?”

    “我跟你們來h市就是個錯誤,我上火車的時候就感覺眼p子老跳……你們j個就是掃把星,我都給你們算了……”楊松嘴角留著白沫子,磨磨唧唧的說到。

    “你在墨跡,我一腳給你瞪下去,你信不信?”我扭頭對著楊松喊道。

    楊松聽完我的話,立馬閉嘴了,扭頭望向遠方,思考著自己的人生究竟該何去何從。

    “打會撲克吧,太沒意思了……”過了一會,劉瑞實在是憋得難受。張羅著說道。

    “行。”元元答應了一句。

    隨后劉瑞楊松元元他們三個開始玩撲克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九點,我們終于抵達內蒙古b市。

    我晃了晃發暈的腦袋,掏出手機,給張哲撥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喂?”另一頭張哲迷迷糊糊的回到道,應該是還沒睡醒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不是告訴我們b市不遠嘛……”我一知道張哲還在睡覺,立馬氣不打一出來,咬著牙低聲說道。

    “遠嗎,我記得挺近的啊……”張哲依舊裝傻。

    “我才到b市,都給我困成傻b了……”我對著手機崩潰的罵道。

    “那可能我記錯了……哈哈……你們到了啊,一會會有boss的朋友聯系你們……先不跟你說了……我這還有點事……”張哲說完就急忙直接把電話掛了。

    “我c……凈忽悠人……”我看著手機無語的說到。

    “張哲咋說的?”由于劉瑞晚上的時候在車上睡了一覺,所以精神狀態不錯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說一會有人聯系咱們……”我語氣非常的不耐煩的說到,說完后我就就靠在車座上準備瞇一覺,開了一晚上的車實在是太困了。

    三個小時以后,一輛帕薩特車速飛快的開向我們。

    一個中年男子身材壯碩,穿著一個黑se的p夾克,綠se的軍k,腳下踩著一雙橡膠軍靴,推開車門,風塵仆仆的從帕薩特上面走了下來。

    “砰!砰!砰!”

    “劉永的人?”中年男子敲了敲我們的車窗問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?”我搖下車窗說到。

    “我姓孫,你喊我老孫就成……劉永跟我是朋友……”中年男子吐了口痰說到。

    “孫哥,我叫葉寒……車上的都是我朋友。”我下車跟老孫握了一下手介紹到。

    “行,一會你們跟在我們車后頭,跟緊了,別跟丟,我帶你們去市里休息一下……”老孫指著旁邊的帕薩特簡潔的說到。

    “好……”我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“手機給我……”老孫沖我伸出大手。

    我連忙把手機遞了過去,老孫接過手機,熟練地按下了一串號,然后還給我說道:“這是我的號,遇到什么處理不了的事,可以給我打電話,但是我不是什么都管,有些事找劉永,有些事找我,明白嗎?”

    “明白……”

    老孫滿意的點了點頭,轉身上了帕薩特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帕薩特揚長而去,我開著吉普緊隨其后。

    “這人誰啊?”孟亮看著前面的帕薩特問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,應該是劉永的朋友……”我回道。

    “靠譜嗎?”孟亮謹慎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靠譜不靠譜的,誰能騙咱們啊,除了這個破車咱們也沒啥值錢的東西了……”還沒等我說話,楊松傻了吧唧的回道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一輛商務別克粗暴的行駛出了b市的高速路口。

    “月亮依舊停在曠野上……你的身影被越拉越長……”楊松望著窗外一覽無遺的大c原,心情不錯的借著歌曲抒發自己內心的感覺。

    “這哪有月亮,你能別老瞎唱……”劉瑞非常鄙視的看著楊松說到。

    “你懂個錘子,俗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咱倆還是唱眾人劃槳開大船吧……”劉瑞眨巴眨巴眼睛對著楊松說到。

    “不行,此時此景不適合唱那首歌,我想作詩一首……”說話間楊松詩x大發,宛如一個詩人。

    “滾犢子吧,就你還會作詩……”劉瑞不耐煩的罵道。

    “咳咳,啊,大c原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的媽媽……”

    楊松清了清嗓子說來就來。

    “你媽是大c原,你爸是啥啊?”劉瑞看著楊松萌萌噠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

    我們一車人大笑了起來,氣氛非常不錯,我的困意也少了不少。

    大約一個小時后,我們終于進到了b市市里。說心里話,b市跟我想的完全不一樣,并沒有我想象中的那么荒涼,相反的還比較繁華。

    我們跟著帕薩特在市里饒了一會,然后停在了一家規模不算很大的酒店前。

    “到了!”老孫下車后,對著我們喊道。

    “這張哲也太扣了,找的什么破旅店……”劉瑞抬頭看著眼前的酒店,吧唧吧唧嘴有些不滿意的說到。

    “越有錢越摳……”楊松也在一旁非常市儈的評論道。

    “行啦,別在這叨b……”我踢了倆人一腳,趕緊往酒店里面走去。

    進入酒店后,我們找到老孫事先開好的房間,把行李放下。

    隨后跟著老孫來到酒店的一樓,準備吃點東西,畢竟忙碌了一天,我們j個都餓了。

    “你們暫時就在這安頓下來,后面的事張哲會聯系你們……我那還有點事……”飯桌上,老孫隨便吃了j口,拿起衣f準備離開。

    “行,拜拜……孫哥!”我們j個站起來跟老孫打著招呼。

    “不用送了,你們吃吧……”老孫擺了擺手,示意我們坐下,隨后轉身離開了酒店。

    老孫走后,我們就開始大吃大喝了起來,反正也不是我們花錢,啥貴點啥,劉永那么有錢,也吃不窮他。

    一頓飯吃了大約兩個多小時,我們j個滿意的打著飽嗝,走回了房間。

    我到屋后,洗了一個熱水澡,然后躺在床上呼呼大睡了起來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八點,我迷迷糊糊的醒了過來,隨手摸了一下手機,發現已經沒電自動關機了。

    我立馬找到充電器,開機。

    七個未接電話,三條短息,全是張哲一個人的。

    我連忙回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艸,大哥你咋才接電話,我以為你死了呢……”張哲j乎一瞬間就接了電話,嗷嗷亂叫道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啊,我電話沒電了……”我尷尬的撓了撓頭說到。

    “短信你看見了嗎?”張哲接著問道。

    “啥短信?”我瞬間蒙圈了。

    “艸,大哥你是啥活都不g啊……”張哲有些無語,隨后又接說到:“二彪有信了,地址你看短信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我連忙掏出小寶哥給我的手機,發現果然有一條未讀短信。上面寫道:“明天晚上六點,固y縣,順達旅館……20萬,我告訴你力濤在哪里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要二十萬?”我沖著電話驚呼道。

    “恩……你手里有錢吧……”張哲問道。

    “沒有!”我g脆利落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boss沒給你錢?”

先看到這(加入書簽) | 加入書架 | 推薦本書 | 我的書架

如果您喜歡,請把《我的傳奇歲月》,方便以后閱讀我的傳奇歲月第1664章:沒給錢?后的更新連載!
如果你對我的傳奇歲月第1664章:沒給錢?并對我的傳奇歲月章節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,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員。
河南481开奖